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诗歌大全 > 正文内容

童年的记忆_散文网

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时光早已磨灭了我熟悉的环境,留下的是完全陌生的场景和那些我熟悉却又略微有些陌生的人们。

依稀中想起一些支零破碎的画面.

我记得,小的时候,外公外婆家那满是蜜蜂窝的泥土墙。光明媚的时节,小蜜蜂辛勤的忙碌着,没有见过真的是很难想象那漫天飞舞的场景。蜜蜂虽然很多,但只要你未招惹它们,大家却是能够和谐相处。大概蜜蜂们知道,它们客居此处,也知道要安分守己吧。当然调皮的我,偶尔也会抓上几只蜜蜂养着用于娱乐。值得庆幸的是,倒是未曾有一次被蜇到过。

我记得,小的时候,我很受亲戚们的疼。每年假期去外公外婆家,我会轮流住在亲戚们的家中度过整个假期。

我记得,和外公外婆一起睡的那种温馨。小屋里虽然狭小昏暗,到了晚暗淡泛黄的灯泡更添几分颜色,即使窗外的夜再怎么幽深静谧,但有外婆的陪伴的我却从未害怕过。

我记得,外公外婆家进门是睡觉浑身抽搐是什么原因堂屋,左边是卧室,右边是厨房,说是厨房,其实是一个占地较多的大土灶。童年时很大一部分乐趣便是外婆在灶台烧火的时候我也凑,帮忙往灶膛里添柴火,看着熊熊燃烧的火焰,感觉格外有趣。偶尔在秋收的季节,我会在灶膛里放上几块番薯烘烤,烤得焦黑的外皮下黄澄澄的番薯肉像耀眼的黄金,扑鼻而来的香气让年幼的我食欲大开,香甜的气味更是让人回味无穷。( 网:www.sanwen.net )

经过外间堂屋往里走,是大舅舅家的三间平房,中间的屋子依旧是堂屋,左边呢是表姐的卧室,右间是大舅舅和大舅妈的居处。不同于外公外婆家的略显杂乱,给人第一眼的印象便是干净整洁,但太过严谨,所以每次去看着整齐的摆置年幼的我总是很拘束。

与舅舅家平房比邻而居的是我太婆的住处,其实方言不是这么说的,反正就是我间歇性癫痫早期症状是什么外公的。她住的屋子印象里总是很黑很暗,像会噬人的妖怪一般,所以我几乎从不去去她的屋子。一直觉得太婆很凶,小时候挺害怕她的,所以每次都是离着远远的叫一声,便躲开去其他地方玩耍。稍微长大些,太婆也再已经不在世了,所以对于太婆的印象很浅很浅未曾留下什么了。

我记得,当时小舅舅家是二层楼房,但是没有跟外公家靠在一起。每次要去小舅舅家,我或是走临河的小路过去,或是穿过田野间,走在田埂上,特别是在麦子成熟的季节,徜徉在金黄色的麦浪中,是我一辈子的。

其实,我是比较喜欢住小舅舅家的,地方宽敞,又有同龄的表弟一起玩耍。在寒暑假,我更是会长居小舅舅家,然后与表弟一直玩游戏机或者一起去鱼塘偷偷的钓鱼,想想都觉得特别开心呢。很小的时候,外公外婆家旁边的田野中有一个废弃的信号塔,偶尔我会与表弟去爬信号塔,由上而下的俯视,风景真是不错,当然胆小如我,每次只敢爬一点点便坐住了,只能眼巴巴又很是羡吉林长春癫痫病吃什么药好慕的目送着表弟爬到塔顶,偶尔会幻想自己爬到顶端看到的广阔风景。

还有些时候我们会去挑战小河沟上的独木桥,想象自己多么勇敢无谓。印象还比较深的是,农忙时节,收割完稻子的稻草,扎堆放在田野里,正赶上番薯成熟的季节,于是找一堆稻草,放进几块番薯,然后放上一把火 ,考番薯的乐趣与烤番薯的香味混杂一起,总是令我魂牵萦。

多少次,我在梦中还会回到这些记忆里,一次又一次的重温。只是不知道从何时起,外公外婆家的泥土墙倒了,在另一处地方新建了砖瓦小平房,大舅舅家新建了一栋楼房,小舅舅家的楼房虽然没动但是也翻新好几次了。临河的小路依旧在,泥土路一直未曾改变,但是比邻而居的小河沟早已干枯,河边的歪脖子树也全被砍光了。旧居所在,只余残垣断壁,附近的信号塔估计也已变成钢水,鱼塘不知是不是被人偷钓太多次所以也填平了。

舅舅们家里装修的挺不错的,但是我却很少去,感觉陌生了,再也江西南昌治癫痫癫最好的医院没有记忆中的模样。外公外婆年纪大了,屋里还是一样的略微有些杂乱,我确是愿意待着,可能我一直活在记忆中,一直不愿意出来吧。

真的真的好想,回到我记忆中的童年,重温旧梦。可惜啊,时光的飞逝,我也慢慢长大,过去的回不去了,我却不愿意。

这便是我的童年,我一直记在内心深处的场景,它们在我脑海深处,一闭上眼我仿佛就像能触摸到一样,真好。其实仔细想想,这些大抵是能温暖我的一片乐土了,每当我需要的时候,仔细回味,我能够得到很多,真的挺好。

愿我记忆中的亲人们,在这样一个宁静的夜里,不会如我一样失眠,愿你们做一个幸福美满的好梦,晚安。

写于2016年4月5日凌晨一点

望着远处苏通大桥,那密密麻麻的灯光,那些辛苦夜行的人们,希望你们顺利抵达目的地,然后有一个舒适的好睡眠。

首发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jzuj.com  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