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散文精选 > 正文内容

灰色小说:神农架的神人们_散文网

来源: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时间: 2021-08-28

文/红尘

神农架野人"之谜历来被炒得沸沸扬扬,是当今世界"四大谜"之一。为了寻找野人,我加入了一支科学考察队。谁知道进入原始森林后我掉队迷路了,后来又掉下了一个洞,我在洞里走了几天才找到出口,我的遭遇就是从这儿开始的。

我经过一个村子,发现这儿是另外一个世界,但他们不是野人,和我们一样人种。首先我看到的是一群人围着什么看。挤进去一瞅,是一个男人在强奸。

我大惊,问光天化日之下怎么能发生这样的事情!

村里人告诉我,那男的是新任酋长,他经常这样。本来村里人很穷,常饿死人,不仅受老酋长欺压,还受外村人欺负,被老酋长和外村人强奸、杀戮,后来是新酋长领着我们把老酋长推翻和外人赶走,他就当了酋长,大家也没意见,酋长又让大家都吃上了饭,所以,酋长的强奸是让我们吃饱饭免杀戮的强奸,比以前的强奸好多了!大家都觉得还是新酋长的强奸比老酋长的强奸好。

我说:“那女的怎么不反抗?你们都是被奸者,怎么不帮这个?”( 网:www.儿童癫痫病还能上学吗sanwen.net )

村民象看个外星人似的看着我,说:“反抗!反抗有用吗?叫谁当酋长谁都这样!再说,村里的民兵、治保都是酋长的人,他们有刀有枪的,好死不如赖活着,谁不想活啊!” 我说:“那你们连骂都不敢骂,就这么不吭一声?”

村民说道:“骂?谁能骂过酋长啊,他有高音大喇叭,他在广播上一广播,把他的道理一讲,全村谁信你啊。” 我说:“那你们可以告他啊。” 村民说:“告?我们村规划了,近几年主要是解决吃饱饭和吃好饭的问题,酋长说在解决这个主要问题过程中,难免会出现一些问题,可以搁置不谈,是正常现象。我们是生存还是不被强奸?当然是先要生存权。再说了,强奸,这是吃饱饭必然带来的阵痛,是我们‘村情’决定的,有什么大惊小怪。”

我问那个被奸的妇女的丈夫:“你不觉得你的人和尊严受到悖辱吗?”他说道:“啥叫人和尊严啊,俺是俺不懂,俺知道他这样压着俺老婆、弄她,她挺累挺疼挺难受,他还不给钱,确实是不对的。不过,村里也不是俺老婆一个被酋长这样搞,再说,俺有阳痿!”

我问:“你是怎么阳痿的?”

“昨年被酋长哪治癫痫病最好踢坏的。不过,酋长还是挺好的,踢坏了俺后,当时把俺送了医院,替俺花了医药费;以后,又把村里最好的一块地给俺种。想起以前老酋长踢了俺,还放狗咬俺,现在酋长可好多了,俺不吃亏,俺占了便宜!”

我说:“怎么素质这么低!”

旁边村民冷笑道:“你以为你聪明,酋长的治村方略是一套一套的,要联系地看问题,不能孤立地看。酋长要随意强奸我们,首先,得给我们吃饱饭,要让我们他;第二,要给我们理想,说跟着他干以后会更好;第三,有民兵和治保队,给他保障;第四,有大喇叭、黑板报给他宣传,帮他批判不服的村民;还有一条,他让村里教育高消费,于是很多人上不起学,于是就不懂人的尊严,于是就没有你这么多想法,于是酋长就可以清清静静地强奸了。而那些上得起学的,一般是酋长他们家族的或者得到酋长照顾的,不会对抗酋长;有几个倒是出息的穷孩子,但一毕业,酋长就让他们到酋委会或酋办企业,待遇很好,都对酋长戴德,加上酋长对他们灌输的强奸有理,这些知识份子,女的都想为酋长献身,男的都想在酋长强奸女人时帮他按女人腿,那里还有你这些胡思乱想。村里800人是没的文盲,他们都觉得自己吃饱已经很好了,有文化的200人,又都做脑电图片大概多少钱 ?是酋长一个阵营的,你说,再有个把不老实的能翻什么浪?所以在我们村,一切的体制都是为酋长强奸合理服务的。”

我说:“那你们就愿意这样被强奸下去?”

村民说:“也不象你说的那样悲观啊。酋长还是在不断的往好里做的。他大儿子偷村里的粮食,被他关了一天;酋长有次喝醉酒,把一个幼女强奸致死,他清醒后打了自己好几耳光,禁闭了自己三天,没吃饭。你看他现在强奸,动作就很文明,被强奸身下还垫了酋长的大衣,酋长还懂戴安全套与国际接轨了,所以我们有理由,明天会更好。”

我说:“那你们就眼看着被奸者遭受的蹂躏?”

村民沉痛地说:“是啊,我们一直在致力解决这个问题。有些激进的人,认为妇女在酋长强奸自己的时候,应该使劲推翻酋长反抗,但这样容易使矛盾激化,影响村里安定。更多人以为,挣扎解决不了她现在的痛苦,反而有可能更增加痛苦,而且还会影响全村的建设。既然现实就是这样,就只有顺其自然,尽量达成共识,让这个被强奸的妇女要勇于承认自己是弱势群体,承认这是一种必然现象,是短期阵痛。从另个角度思考,其实可以换一个舒服点儿的姿势,主动迎合强奸,把酋长当成一个给我们中医治疗癫痫的方法是那个阿每个人带来的好男人,配合他的动作。这样,就不但不会有痛苦,反而可以把痛苦变成享受的快感了!”

这时酋长干完事,见我们扎堆,对旁边的村小学校长说:“这帮人吃饱了没事干吗?让他们嘴一闲着就胡说八道,你跟他们讲,有专家证明说玉帝是男的,玉帝爸是女的。”

村民顾不得和我议论了,立刻面红耳赤地和小学校长争论起玉帝和王母妈妈是男是女的问题,一个村民对酋长竖起大拇指:“酋长真民主啊,连这样重大的问题都拿到桌面让我们和校长一起辩论,我们连想都不敢想,酋长真是民主啊!”

酋长微微一笑,趁他们去争论玉帝爸爸和王母妈妈是男是女的时候,不注意他的强奸问题了,又吃了一个兰色小药片,拉过另一个又干了起来。

看着这群人,我觉得害怕,觉得可怜,忍不住要哭出声来,脱口的却是一句:“你们不知道你们失去的是什么吗!”

全村人一楞,都鄙夷地看着我。

我赶紧逃离了这个可怕的村子。在后来的里,这个遭遇一直是我可怕的噩。

(本纯属虚构,如有雷同纯属巧合。)

首发散文网:

上一篇: 对与错_散文网

下一篇: 陆青小院_散文网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wx.zjzuj.com  好心情原创文学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